假如你看过菲尔-杰克逊的《终极赛季》,必定会为书中那个打乱湖人全局的科比-布莱恩特近乎丧失理智的行为而切齿痛骂。是的,在2019年那个让很多球迷和行家出人意料的赛季,成王败寇的规矩让湖人彻底背上土崩瓦解的暗影,直到现在也未能缓解过来。这一切罪责,好像就因为这样一本书而被通通压在科比-布莱恩特身上,让他一向以一种艰于视听的方法日子,哪里还能有什么言语?

对禅师的神化和对球队的绝望,使得科比面临的质疑越来越多。其实细想一想,这好像不是那么公正。且不说禅师表达的也是个人的片面思维,球队的成果也不能彻底怪在科比一人身上。佩顿对形势的损坏,马龙连斗邓肯加内特后的疲乏,都不能视若无睹。而从科比的视点说,他仅仅要求他人和他相同支付,这种希望强烈到偏执的境地,的确非常惹人烦。但看看今年夏天湖人的情绪和举动,你会理解科比的苦衷,在巴斯和库普查克益发没有气魄的现在,科比呆在湖人只能是一个无比可悲的人物。

你必定知道他在美国队承受采访时说自己铁定参与湖人的训练营了;你也必定知道湖人在今年夏天除了引入费舍尔放走斯马什-帕克外简直没有多少动作;你应该也不会忘掉科比口口声声说自己实在是不想在湖人呆了的绝望,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底子容不得半点假装。科比与湖人,经历过奇特到近乎传奇的2005-2006赛季,所剩余的就只有那点微乎其微的同床异梦。

先是基德,湖人不舍得放走拜纳姆,科比怒:“通知我拜纳姆能打成什么样?!那可是XX的基德!!”后是加内特,湖人不舍得搭出太多人,科比又怒:“加内特莫非XX的不值这个吗?”最终是小奥尼尔,湖人的报价底子不能退让行者满足,科比底子不怒了:“我就知道是XX的这个姿态。”

球星们不愿意来洛杉矶,有不愿意来的道理。加内特的“离总决赛更近理论”和小奥的“和球队一同共患难”都有他们的道理,但湖人的总经理呢?这个职位就是要压服球星加盟并到达最高性价比的,假如都能让球星发生自己的理论而离自己的球队越来越远,那要这个总经理又有什么效果呢?

科比的偏执与湖人管理层的无能与多虑不无关系,但科比的急进往往更像是困兽犹斗,在无数次的磕碰中断了角碎了牙钝了爪,然后等候血淋淋的躯体从头康复,持续开端新一轮的搏杀。好像他在简直令人窒息的暴怒后向库普查克宣布的抱愧声明:“我就是觉得作为一个男人,通知他,‘这件工作这样传出我很抱愧’是非常重要的。”这简直等同于一种屈从。对科比这个具有死士般性情的人来说,屈从就是逝世。

湖人今夏引援的两个最有目共睹的人一是费舍尔,为了他女儿的眼癌,巨大的父亲决然回归洛杉矶;另一个就是科比-卡尔,乔治-卡尔的儿子,在从前身患淋巴癌的前提下不停息地寻求自己的NBA之梦。或许有了这两个人,科比还会觉得心有安慰,最少在发足狂奔寻找愿望的路上,他还算有了情投意合的同伴。
可是洛杉矶湖人,真的就能这样从头兴起吗?